<code id="yzbd2"></code>
      1. <code id="yzbd2"><menuitem id="yzbd2"></menuitem></code>

            <big id="yzbd2"></big><meter id="yzbd2"></meter>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yzbd2"><sup id="yzbd2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yzbd2"><optgroup id="yzbd2"><ruby id="yzbd2"></ruby></optgroup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    “黑户”寻亲者:像影子一样活着(2)

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记者 王瑞锋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04月12日12:59  来源:新京报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1月19日,四川江油,杨海军拿着根据自己对家的记忆所画的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1月19日,四川江油,杨海军租住的家里,橱柜上摆着他和女友的“婚纱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3月9日,吉林长?#28023;?#24352;金宝拿着成年前经常做?#25343;?#22659;示意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3月8日,吉林长?#28023;?#24352;金宝展示手腕处被养?#20184;?#25171;所留下的一处疤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3月5日,河北霸州,史小军身上挂着导流袋,手拿着自己成年前经常梦到的家乡示意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3月3日,河北霸州,一家民营医院里,史小军刚刚做完阑尾炎手术,躺在病床上休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(上接A11版)

                    史小军被人发现时已经在天津火车站饿了一天,他大约记得父母坐着火车把他带到这里,之后彼此失去了联系,直到一个男人用箩筐把他带到了霸州。起初刚到养父母家,他感受到了幸福,有好吃的,有新衣服穿,有大人抱着,可自打养父母生了亲生儿子之后,他便不受待见,是这个家庭多余的人。有一次他跟弟弟打架,养父跟别人说,亲生儿子能打,不是亲生的这个,打也打不得,骂也骂不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(养?#31119;?#35201;打我一顿,?#19968;?#35273;得他在乎我,疼我,?#19968;?#22909;受点,不冷不热才最痛苦。”2019年3月6日,史小军躺在病床上恹恹地说。他大约46岁了,皱纹?#21451;?#35282;爬开,在他的脸上结成网,眉头紧锁,皱纹更?#29992;?#38598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朋友刘保奇(化名)说,多年来史小军一直一个人生活,“性格孤僻,不懂人情世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个年代谁不想要个儿子。”史小军的养父史国强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史小军是朋友从天津火车站捡来的,当时自己没有儿子,朋友?#36864;?#32473;他了,“他打小养不熟,各个村子到处跑,见到男的就喊爸,见女的就喊妈,这家住?#25945;?#37027;家住?#25945;臁?#21518;来我有了儿子了,我跟他说,我有儿了,你也这么大了,我不需要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吉林白山的张金宝对亲生父母和自己的身世几乎一无所知,他刚懂事时,只是?#21451;?#27597;口中得知他是别人的?#29240;幀薄?#20859;父去世后,养?#20184;?#36740;打他,挑柴火的铁钩抽,?#24202;?#30340;铁?#33258;遙?#25277;耳光,手撕嘴。每次挨揍,张金宝就离家出走,直到七八岁,他终于跑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跟王永福一样,他们?#38469;?#27809;有户口的寻亲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边缘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永福大约16岁的这一年,2010年8月,他从深圳的助养?#34892;那那?#28316;走,要去?#36710;?#21271;京,“挣了钱,就去找爸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永福的?#36710;矗?#20854;实是在北京火车站捡瓶子,卖废品,一个月能挣三四百块钱。运气好的时候,他能捡到别人没?#32422;?#21475;的盒饭,有肉有菜,运气不好的时候,第一次见到安全套,也是在吃过的盒饭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?#22659;?#21475;的天桥下,两个男人喝啤酒,他过去捡酒瓶,一个男人对他说,?#38498;?#21035;捡瓶子了,叫声师傅,跟着?#19968;?#2154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火车站有头戴小红帽的服务人?#20445;?#19987;门帮?#19997;?#25226;行李运上站台。王永福和他的师傅也给?#19997;?#25289;行李扛包,紧跟在真正的小红帽后面,一次收取10块钱扛包费,“其实是冒充的小红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多挣钱,王永福和师傅还开发了新业务。王永福花几十块钱买了一个假警察?#29031;攏?#26377;迟到的?#19997;?#24819;加塞过安检,他带着?#19997;停?#22312;安检员面前亮出证件,能骗过不少安检员。只要成功,他收取票面价格40%的费用,不成功不要钱。一天下来,他能挣一两百块钱,心满意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和王永福一样,大部分没有户口的寻亲者,成了半流浪的边缘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?#21451;?#27597;家跑出来的张金宝先是在白山市古楼附近要饭,这里聚集着很多小型发廊和小型歌舞厅。七八岁的孩子模仿着如何为人处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张金宝嘴甜,逢人就叫干妈,临街的女子听着欢?#29627;?#20063;看着可怜,这家姑娘给口吃的,那家姑娘给件衣裳,晚上张金宝?#36864;?#22312;歌厅的沙发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混得久了,跟姑娘们一样,张金宝也成为歌厅的一件乐子。有?#19997;?#32473;50块钱,让他唱歌,唱妹妹你坐船头,他边跳边唱,唱完再吹一瓶酒,祝干爹干妈玩得开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姑娘一茬接一茬,张金宝不知道她们从哪里来,也不知道她们去?#22235;?#37324;,只觉得那种有人关心的感觉最像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歌舞厅待了三年,张金宝和两个伙伴藏在火车座椅之下来到长?#28023;?#36319;王永福一样,张金宝起初在长春火车站捡瓶子,顺道跟来往的?#19997;?#20062;讨要钱。“捡瓶子只是我的表面工作,实际上是捡点破铜烂铁,趁你不注意拿走了,不算是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唯一值得说道的是,他在长春人防商场乞讨,一个老太太磕了一天头,没讨到钱,张金宝把自己碗里的钱给了老太太。这一幕正好被?#39277;?#30340;记者拍下来,登了报?#20581;?#35760;者问他,你也是讨钱的,怎么把钱给了别人?张金宝说,?#20843;?#39295;了一天,我年轻,一顿饭不吃无所谓,底层的人可怜更底层的人。”多年后,他得出结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距长春1700公里外,杨海军早已?#21069;?#22496;火车站的“大哥”。杨海军居住的桥底俨然像一个家,锅碗瓢盆油?#35859;创祝?#19968;应俱全。一大早,他带着28个小玩伴一起捡破烂,傍晚运到废品?#23637;?#31449;,挣的钱买米买菜,杨海军主厨,米菜油盐一起倒进锅里,点着柴禾,饭就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冬天杨海军睡在集市上做煎饺的泥巴炉子里,除了满身是灰,前一天?#25376;?#28201;足?#32536;?#24481;冬夜。长春的张金宝一到冬天就摸井盖,井盖发热,底下就是热力管道,蜡烛照明,一米多高的空间,20多度的温度,脱了衣服就能睡。唯一不舒服的是,管道上包着玻璃丝棉保温板,扎得张金宝浑身刺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难的是找工作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谁不想有一份正经工作呢?”王永福知道他在北京火车站的工作并不体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王永福生活的大约24年时间里,时代正在发生变化:计划生育政策实现从独生子女到单独二孩,再到全面放开二孩;户籍管理从手写入册改为全面信息化;王永福看?#25945;?#36712;上的?#36538;?#28779;车逐渐被一闪而过的白色高铁动车所取代;火车票实名制,手机实名制,网吧上网刷身份证,用工要签合同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可王永福的生活一直是停滞的。社会规则的夹缝越来越小,他终于意识到,火车站别人随手掏出来的那张长86.6mm、宽54mm、厚0.9mm的卡片对他有多重要。他再也不能趴在火车座位下逃?#20445;?#25163;机卡、银行卡、支付宝?#38469;?#20511;别人的身份证办的,他用一张捡来的身份证办卡,被拘留了5天,他去网吧上不了网,只能站在椅子后看别人玩一种叫地下城与勇?#24247;挠?#25103;,一脸羡?#20581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眼下最难的是找工作。他羡慕警察,去找穿制服的工作,?#21271;0玻?#22240;为没身份证,公司不敢录取他。后来他去了黑工地搬砖,当黑保?#29627;?#21457;工钱的时候,别人能领到完整工钱,他才领个零头,求告无门,?#21482;?#21040;北京火车站谋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给北京做贡?#31069;?#20063;算是北京人了。”有时候,为了证明自己也是这座城市的一分子,他做好人好事。冬天,他看?#25945;?#26725;上一个老人要?#20056;?#20102;,脱下自己的军大衣,军大衣也是好心人送给他的,给老人披上。这是王永福第一次做好事,他还是不过意,又跑到?#31995;?#22522;买了一个汉堡,一杯可乐,这是他平常都舍不得吃的好东西,送给老人。末了,他又拨了个110,让警察来帮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甚至去献血。可没有身份证,献血车不收他的血。他就用捡来的身份证冒充别人献血。北京火车站广场献血车,医生抽完血,夸他是个有爱心的小伙子,王永福感到暖心,“你们需要血,需要眼角膜都可以找我。”他告诉医生。还有一句话,王永福说了一半儿咽回去了——?#30333;?#21491;我是没有身份证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三年时间,王永福用一个?#23567;?#26757;杰”?#25343;?#23383;献了6次血2400毫升。他向新京报记者展示了“梅杰”的身份证和三本献血证。怕弄丢了,鲜红的献血证放在?#23665;?#26417;小可(化名)家里。他小心翼翼地展开,那是他唯一的证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朱小可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以前在火车站广场卖水,时常看到王永福跟人打架,“他觉得自己是江湖义气,其实是傻,我后来知道他是没家的孩子,开始同情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次王永福跟人打架要赔钱,他给所有的哥们儿打电话借钱,没有一个人肯帮他,“哥们儿说,咱们车站认识的,车站不就是你骗我我骗你。”只有萍水相逢的朱小可半夜给他送来了500块钱。这是这么多年来,王永福第一次感受到温暖。他当即给朱小?#19978;?#36330;,认她当姐姐,“?#38498;?#25105;?#25343;?#23601;是你的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长春火车站,伸手要钱的张金宝被人骂得面红耳赤,“要钱的时候,一个大妈嘿呼(方言,挖苦嘲讽之意)我,你一个大老爷们不缺胳膊?#25487;?#30340;,在大街上要钱,丢不丢人,害不害臊,还是个爷们儿吗?”他确实挺害臊,决定凭本事吃饭,去一家拆迁公司干拆除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可没有身份证,连自身合法权益都保障不了。干活时不巧一根水泥柱从房上掉下来,砸在他身上,左脸划出一道大口子,左耳朵刮掉一半儿。公司老板一分钱赔偿没给,还主动让他起诉,“老板知道我没身份证,法院不受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杨海军曾在火车站的小饭馆帮人?#24202;耍?#21518;来必须要拿身份证办健康证,?#24202;?#30340;工作黄了,他批一车水果沿街?#26032;簦?#26377;时候去做临时工,到?#24433;?#19978;给大车装石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2010年9月1日,手机实名制在全国推行。史小军用的手机号?#38469;?#33457;了100块钱借用朋友的身份证办的。他在亲戚的建筑工地上做小工,几年攒了两万块钱,因为办不了银行卡,他把钱存到了刚认识的女朋友的卡上。半年后,女朋友带着她的卡和他的钱,不辞而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他再次一无所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从边缘滑向深渊

                    生活是一列长长的火车,王永福觉得自己是被甩下车的人,之后,他尝试再次爬上这列火车,像普通人一样融入正常的社会轨道。可火?#23548;?#36895;了,他们逐渐从边缘滑向深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没有户口,缺乏教育,四处流浪,生活拮据……令万海远担忧的是,由于“黑户”群体习惯游离于公众视线之外,活动轨迹不被记录,他们容易误入歧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张金宝想挣快钱,他半夜带着三个伙伴爬上二楼,卸下空调机,绑上绳子顺下来。干了半个月就被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?#22836;?#35777;明书显示,张金宝因盗窃罪被?#34892;?1年,减刑2年6个月,2014年3月18日?#22836;擰!?#22823;好时光留在了监狱,谁不后悔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史小军想有辆代步工具,他推走了别人的摩托车和三轮车,获刑四年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杨海军因盗?#36828;?#38795;的机器获刑六年,不过他在监狱里放牛,吃得好睡得好,反觉得比在外面舒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永福在火车站给人拎包的工作很快也不能干了。有一次,他假冒警察带?#19997;?#36827;站,?#19997;褪前?#35775;记者假扮的,他被称作“车耗子”写进了报道。真警察找上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没了工作,他就帮人把风,?#30331;?#21253;,钱平分。一次酒后,他在北京站对面的恒基商城偷电动车,被判?#24184;?个月送进了东城区看守所。在号房,他认识了因酒驾同样?#24184;?个月的高老师。他给高老师叠被子,讲自己的流?#36865;?#20107;,“高老师说,?#38498;?#23384;钱进来就别花了,你跟我一起吃。”后来他知道,这个高老师是唱歌的大明星,名叫高晓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高晓松在接受?#25945;?#37319;访时提及了被?#24184;?#30340;生活,说有一个小偷是个孤儿,?#26377;?#23601;在火车站,没去过别的地儿。他看人特别?#36857;?#36827;来的人他看一眼大概就知道这个人什么样,他的本事就是成天看上下火车的人,他拿眼睛看就知道谁他一定能偷,谁着?#20445;?#35841;慌里慌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永福向记者表示,高晓松说的就是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从看守所出?#26149;螅?#20026;了悔过,他偷偷给便衣警察报信抓小偷。王永福?#38057;校?#33258;己小偷小摸的积习难?#27169;?#27599;次喝了酒,他有顺手牵羊拿人东西的习惯。“为了改掉这个毛病,每次喝酒,我就先把自己?#27492;?#36215;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寻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关于家,前半截的时光浓缩成模糊的碎片,他们只能从片段中找寻蛛丝马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永福相信自己是四川人,“达县”两个字一直刻在脑海?#23567;?018年6月12日,他到达州电视台寻求帮助,他记得爸爸叫王长更(音),妈妈叫?#26377;?#21517;(音),奶奶?#24515;?#31168;英(音),“找到亲生父母就能落户?#30149;!?#20182;满?#31216;?#2445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失望而归。达州市公安?#32456;?#26597;大队民警告诉电视台记者,户籍信息查询发现,王永福提供的父母信息同音不同字的太多,一时难以甄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时候我恨我爸,他经常打我,我也因为挨打才走丢的,现在恨不起来了,挨打也比流浪好。”王永福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他讨厌过节,看到别人家的父母带着小孩逛街,买好吃的,他心烦意乱,除夕夜的烟花一个接着一个腾空,绚烂夺目,他把火红的烟头烫在手臂上,烙出血印,一个挨着一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史小军认为自己是?#25103;?#20154;,因为多少年来,一个画面反?#36766;?#20837;他?#25343;尉常?#33050;下是溪水,两岸是郁郁?#20889;?#30340;高山,他立在竹筏上,顺流而下。他使劲回想爸妈的模样,可永远?#38469;?#20010;背影,想不起正脸。1997年他去天津电视台想登寻人启事,这是他第一次进城,有人?#30340;?#24102;他进电视台,结果身上的700块钱被骗走。他只得从天津走回霸州,走了一天一夜,此后再也不寻亲了,?#29240;?#33021;赖活着了,希望爸妈别埋怨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张金宝拥有的只是一个梦。他梦到自己在炕沿儿玩耍,一对夫妇抱着孩子,冲着他笑,无比温馨,可一醒来,他对自己一无所知,“都不知道该找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张金宝连自己?#25343;?#23383;都不记得。他在白山古楼乞讨时,一家名叫金星发廊的女老板给了他一口吃的,老板?#29031;牛?#20182;给自己取名叫张金星。发廊街的女孩逗他,?#30340;?#30495;是这一条街上的宝贝,大家就叫他张金宝。好哥们儿姓宋,他又?#25343;?#23435;金宝,后来又叫李天养、杨世界,“老天生养,走遍世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爱吃辣椒,吃米饭,吃腊肉,杨海军坚信自己一定是四川人。1988年,他第一次?#24433;不?#34444;埠去四川寻亲,扒上拉煤的火车,走了?#28909;?#22825;三夜?#25346;?#20037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蚌埠山少,云高到不可捉摸。四川湿润,?#24179;?#36276;在山尖上,浸湿了竹叶,起风时,竹林簌簌地响,像拖着长音的四川话。杨海军倍感亲切,好像前世来过一样。一个门前有竹林、晒坝、池塘且三面环山的地?#20581;?#36825;是他脑海中家的样子。他见山就钻,逢人打听,家没找到,?#27425;?#24072;自通学了一口标准的四川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就是四川人。”这让他更加坚定。此后,只要攒够几百元路费,他?#30171;影?#22496;到四川,前后跑了20多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寻家方便,2008年夏天,他索性搬到四川定居。他带着女朋友从平顶山坐汽车到了四川江油,下车时身上只剩下2.5元。他晚上睡在火车站,白天去河滩给人装石头,一车80元,一天能装两卡车。干了仨月,他租了一栋农房,卖水果,收破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所有的生活?#38469;?#20026;了寻亲。”朋友李军(化名)记得,2009年杨海军弄了一辆三轮车,上面贴满了寻亲的照片和文字,车篷里拉着铺盖、馒头和榨菜。他白天开着三轮车在山间游弋,像一条洄游?#25376;?#22312;寻找源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杨海军大约40岁了,他频频向外人展示,左耳朵上的疤痕,右手背上的黑痣,鼻梁上的一道斜疤,觉得总会有一个疤痕会印在父母心头,作为未来相见的标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年纪越来越大,他怕记不清以前,?#19968;?#24072;把记忆画了下来。记忆中的家是个四合?#28023;?#33541;草做的房顶,门前有一簇竹林,不远有晒粮食的晒坝,边上有一口池塘,从家里出来时要经过一个石桥才到街上,桥?#26053;?#26377;水。?#24247;?#19968;处,他举着画,观察地形,四处打听,可世事沧桑,相?#39057;?#22320;?#25945;?#22810;了,他骑坏了三辆摩托车,走遍了四川、重庆200多个乡镇,却始终没有找到原来的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朋友李军觉得他找家陷入?#22235;?#24596;,“我劝他攒点钱把日子过好,?#38498;?#35201;能办下户口,生活会更容易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希望和困境

                    史小军和养父母在霸州辛章乡策城二村生活了30多年,双?#39290;?#20960;乎不来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3月1日,一个人生活的史小军突发急性阑尾炎,他疼了?#25945;歟?#20174;床上滚到地上。即便如此,他也没给养父母打个电话,“不想跟他们张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朋友刘保奇发现他的时候,他已经趴在地上一动不动。因为没有身份证,朋友找关系才把他送进民营医院做手术,“医生说,再晚来一天,人就够呛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寻亲组织志愿者刘恋发现,大部分寻亲者跟养父母的关系都不好,而双方关系破裂,成为寻亲者办户口的一个障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3月6日,霸州辛章乡派出所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,落户需要养父母和村委会开具相关证明。“除了跟养父母关系不好,有些孩子是拐卖的,在买拐同罪的呼声之下,有些养父母也不愿开收养证明。”刘恋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黑户”问题一度引起高层重视。国务院办公厅2015年12月下发《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》,“禁止设立不符合户口登记规定的任何前置条件;全面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。”为了落实国务院的意见,2016年民政部与公安部门协作,着手解决事实收养人口落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《中国“黑户”群体调查》作者、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副院长万海?#24230;?#20026;这是有史以来“最坚决、无弹性”的文件,“解决无户口问题没有死角,但在具体操作上面临各种实际情况,需要逐一解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万海?#23545;?#21382;时14个月,对15个省的1928个“黑户”样本进行调?#23567;?#35843;研显示,“黑户”群体中60%以上是超生人?#20445;?#20854;他还包括没有主动上户口、弃婴、未婚生育、相关证件丢失、户籍办理程序?#24444;?#25110;基层部门不作为等多种原因导致的无户籍人?#20445;?#22240;为被拐卖、遗弃、流浪导?#26053;?#26377;户口的,也是其中一部分,而且是目前解决户口最难的一部分。”万海远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策城二村村支书张名志给出了一个现实的问题,村里没有宅基地、土地分给史小军,他只能落到养父母名下,将来还涉及分家产,“能不能让他落户,需要村委村民开会商议,说白了,他没地没房,光棍一根,落到村里就是我们村的负担。”村支书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跟史小军的情况类似,警方也希望杨海军的户口落到养父母名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两年来,刘恋专门负责帮助解决杨海军的户口问题。?#26263;?#20859;父母坚决不同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但养父母不同意,连杨海军也不同意,“跟他们没任何感情,想到的?#38469;?#30171;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像王永福这种没有养父母、四处流浪的寻亲者,落户的困难更大。“因为四处流浪,没有固定居住地,无法确定身份信息,各地警方反馈,需要找到亲生父母才能落户。”刘恋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这似乎又陷入一个悖论。“找到亲生父?#31119;?#23601;可以办户口,可没有身份证出行不方便,怎么去找父母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5月,万海?#23545;?#23545;基层户籍管理人员的访谈中,也发现了实际执行中存在的问题。“?#28909;?#27969;浪人员究竟应该登记在何处,不同户籍管理部门相互推诿,从而导致个体在实际上仍然无法登记。如果要登记,登记在哪、出生地和常住地?#28982;?#26412;信息如何确定等,?#38469;?#29616;实中碰到的难题。而且在?#23548;?#20013;,?#27597;?#22320;方登记的这种情况越多,则?#27597;?#22320;方的管理责任和麻烦就越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志愿者刘?#21040;?#32461;,2017年11月,公益组织将160个没户口的寻亲者上报给公安相关部门,各地警方办理了90个寻亲者的户口,因各种原因还未办理?#25376;?3人,这其中包括杨海军和王永福,另有37人失联。2018年又上报了82个没户口的寻亲者,其中包括史小军和张金宝,?#20004;?#20173;在办理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史小军告诉新京报记者,4月6日霸州辛章乡派出所户籍警已向他了解无户口的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4月11日,公安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全国“黑户”问题整体上已基本解决,随着民间公益寻亲组织“宝贝回家?#24444;?#26102;发?#27835;?#25143;口者,随时上报,公?#19981;?#20851;及时解决,“有些无户口者被拐时年龄太小,找家需要一个过程,现在也不愿落到社会福利机构,因此解决过程中还有一定的时间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所有开了头的故事都在等待结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张金宝现在长春一家饭店?#24202;耍?#30524;下,他正为健康证的事发愁,“我办个假身份证,再去办健康证,犯法不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?#20146;?#19978;还插着导流管,因交不起住院费,霸州的史小军提前出院了,他在村子里没有宅基地,也没有土地,只能借住在朋友的房子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永福去了上海,在一家游乐园门口?#23396;?#38376;票。他?#30007;?#26417;,跟着?#23665;?#2299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迫在眉睫的是江油的杨海军。2019年1月17日,接受新京报采访的前一天,跟他一起生活十年之久的女朋友忽然不辞而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没有户口,结不了婚,女朋友和他吵了多年。两人早就拍了婚纱照,塑料泡沫做的相框,杨海军贴的满墙?#38469;恰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风一吹,比户口本大一点的婚纱照从墙上耷拉下来。连杨海军也觉得,那分量太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A11-A13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 实习生 刘静贤

                    A11-A13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

                  (责编:单芳、陈悦)

                  ?#33805;?#38405;读

                  贵州织金遭特大暴雨袭击 大街变成河 6月28日,贵州织金县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。27日晚至28日晨,织金县?#20013;?#21313;多个小时的暴雨,28日4时,织金县城区北门大街、安居大道,一片汪洋。【详细】

                  乌?#27515;?#24635;统|欧安组织|武装人员|外媒
                  新疆25选7开奖走势图
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yzbd2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yzbd2"><menuitem id="yzbd2"></menuitem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yzbd2"></big><meter id="yzbd2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yzbd2"><sup id="yzbd2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yzbd2"><optgroup id="yzbd2"><ruby id="yzbd2"></ruby></optgroup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yzbd2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yzbd2"><menuitem id="yzbd2"></menuitem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yzbd2"></big><meter id="yzbd2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yzbd2"><sup id="yzbd2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yzbd2"><optgroup id="yzbd2"><ruby id="yzbd2"></ruby></optgroup></delect>